魔獸世界懷舊服還有多少玩家

存錢罐游戲網2022-04-18 03:22:42 47

主要還是隨機副本和裝備模式毀了魔獸。

隨機副本雖然大大降低了裝備獲取難度和新手組隊難度,但同樣也降低了遊戲的參與度,千萬不要小看六七十級時滿世界的公頻組隊喊話,能夠堅持下來的玩家基本都是在那個階段通過那種方式結識了自己多年的遊戲戰友。而這些人的情感交流才是魔獸真正留得住玩家的地方。爲什麽在拖了幾年的“無盡的遠征”裏依然有大量玩家堅守就是這個原因。

隨機副本或許還不是一個災難,跨服隨機就徹底摧毀了這新手玩家與老手玩家結識的機會。一個新手隨機進一個副本,面對的是一群可能再也不會在遊戲裏碰到的人,估計很少有人會和他人交流,最多是打個招呼就想著怎麽盡快結束副本吧?這和六七十年代一個副本有人掉線大家願意花一個小時等他或者重新喊人相比固然便利,但副本的參與度也大大降低,更重要的是遊戲內玩家間默認規則的破壞。曾經副本內部裝備獲得有嚴格的規則,跨天賦都不被允許,跨甲更是千夫所指。可隨著隨機本的盛行,這些玩家自我約束機制早就蕩然無存,盡管暴雪不斷改革R點機制,但這種自我約束依然是無法挽回的失去了。讓這樣的玩家去遵守那更加嚴苛的DKP制度,無異于癡人說夢。很大原因就在于——

“就算我在NGA臭名昭著,我也能在隨機混的風生水起。”

當然,隨機副本對于已經被壓迫的只能發生在集合石附近的野外PVP也是毀滅性的,後來的玩家根本連副本入口都不知道在哪裏。

裝備模式問題其實分爲兩個大塊,一個是獲取模式,一個是設計模式。

獲取模式上,爲什麽玩家能記住很多裝備的名字?刨除設計模式的問題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獲取的難度,爲什麽沒人會記住70年代PVP裝備的名字?卻能記住督軍套的名字?守門boss掉落的極品和最終boss掉落誰更容易被記住?爲什麽祈福至今仍是牧師的標志?說白了,裝備獲取的越難,其史詩感就越強。帶著也就越有榮譽感。在伊利丹還是90%團隊可望不可及的時代,就連在末日回響後淪爲玩具的蛋匕都是身份的象征。可隨著副本多模式化後,獲取這種身份象征的意義越來越小,裝備外形也嚴重同質化,最終到了現在的橙武橙裝爛大街……

千萬不要小看史詩感喪失對遊戲的傷害,在60%以上的人都只能打一輩子熔火之心幾個守門BOSS的六十年代,盡管論壇裏都是對這種喪心病狂難度設計的吐槽,但他帶給玩家的動力是無限的,有幾個人真的因爲打了一輩子熔火之心就AFK了?他們反而更賣力的爲團隊的裝備考慮,爲人員配置妥協。相反,多少人因爲打完奈法利安和腦殘吼AFK,多少人因爲元素薩搶法師飾品AFK了?目標遙遙無期卻又不是完全沒有希望的時候才是遊戲動力最旺盛的時候,那些渾身裝備碾壓99%的人的人才是蛋糕中的面粉做成的部分,那些因爲拿不到裝備叫苦連天的人才是奶油,爲了奶油而忽視了蛋糕的底座,這個蛋糕必然難吃的很。

設計模式上,除了爛爆了的造型和嚴重同質化的名字,取消裝備特效和攻速等效果也是讓裝備不在被人記住名字。由于綠字屬性的取消,裝備過于強調智力,力量,精神,急速,暴擊等硬屬性上,讓低級副本的裝備再難出現可以媲美頂級副本的特效。

這帶來的嚴重問題就是低級副本除了隨機沒有人再去多次挑戰,設計師辛辛苦苦做出來一個副本下個版本就是一坨屎,這造成了設計師不願意再去爲延長副本壽命而細心開發,副本從納克薩瑪斯和卡拉贊那種宏大精致變爲了十字軍試煉場那樣的快餐無腦。

螃蟹每次改革都是打著吸引更多玩家的旗號,結果新玩家進來發現不過是一坨老玩家嚼剩下的泡菜,老玩家也不再願意花時間金錢。可以說就是螃蟹毀了魔獸。

當然,玩家群體的變化,手遊的興起,魔獸遊戲本體的老齡化或許才是根本,但這種網絡角色扮演遊戲,玩家的交流和對遊戲內容的探索才是內核,隨機副本,飛行模式和裝備設計早在這些之前就已經毀了魔獸在我們心中的定義了。

本文标签:魔獸世界 懷舊 還有